当前位置:首页 > HTML技巧 > 正文

台湾写真:执焰追梦的台湾火舞团“即将成真”

08-02 HTML技巧
  仲夏傍晚,台湾新竹一处户外剧场热火朝天。琵琶声促,鼓点急鸣,时空被拉回两千多年前楚汉相争最后的垓下之战;舞者挥舞火棍、火流星等道具,呈现战火熊燃的壮观场景,赢得举座惊叹。
 
点击进入下一页
图为7月底,火舞团在新竹参演器乐剧《十面埋伏》。 中新社记者 张宇 摄
  这个舞团,以26岁的郭彦甫、25岁的蔡宏毅为团长。5年前,二人在台湾一次火舞大赛中脱颖而出,分获冠亚军;出于同样的执着和热爱,他们在2014年共同创立火舞团,取名“即将成真”。
 
  世界多地都有火舞传统。在台湾,高校里营火晚会近年逐渐形成火舞风潮,校园内外火舞社、火舞团众多,但由于具一定危险,演出机会有限,收入也不稳定。“即将成真”却是一开始就定位为全职火舞团,平日全身心投入练习与创作,周末到夜市进行街头表演,赚取观众打赏、补贴生活开销。
 
  “我们其实算是在大陆发展起来。”蔡宏毅对中新社记者说。2015年,郭彦甫、蔡宏毅被大陆综艺节目导演发现,先后参加了《中国梦想秀》和《出彩中国人》的演出,随后又多次应邀到大陆演出。
 
点击进入下一页
图为七月中旬,火舞团在台北立交桥下排练《十面埋伏》。 中新社记者 张宇 摄
  但是,郭彦甫2016年在天津演出时,一个动作失误导致右肩严重烧伤,在加护病房住了半个多月。有人劝他放弃,他一度陷入彷徨。一天,有位长辈来探望时勉励:“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嘛!”这句老话如醍醐灌顶,“对啊!不就是这么简单吗?跌倒了就爬起来,有什么好犹豫的呢?”郭彦甫说。
 
  “当我决心继续坚持下去,事情逐渐变得好起来,舞团也遇到了更好的机会。”郭彦甫积极复健,重返火舞团。当年年底,他们收到央视春晚的邀请。
 
  “春晚舞台实在太诱人了,哪怕只有30秒,只要能上就红了。所以当我们收到邀约,就决心拼尽全力。”蔡宏毅回忆,春晚节目竞争之激烈,只有当天真正站在舞台上,才能确定没有被“砍掉”。他们看着其他节目不断被淘汰,顶住压力拿出最好的状态排练、改进。最终,他们的两段火舞在2017年央视春晚完美呈现,时长足有五六分钟。
 
点击进入下一页
图为七月中旬,火舞团在台北立交桥下排练《十面埋伏》。 中新社记者 张宇 摄
  “即将成真”真的红了,从大陆红回台湾。曾经强烈反对蔡宏毅做全职火舞者的母亲,也软化了态度。
 
  春晚之后,大陆演出邀约接踵而来,有电视节目,也有商业演出。“即将成真”也连续2年参加彝族火把节,送上“来自台湾的火焰祝福”。
 
  蔡宏毅把2018年称作他们的“爆发年”,全职火舞者已达10人,不少成员有武术、戏曲或舞蹈功底。他们不断创作更加新颖炫酷的舞蹈动作,每次演出都推出新的编舞。他们尝试创作有故事情节的“火舞剧”,希望在短节目之外,能够撑起几十分钟的整台演出。
 
  这群热爱火舞的年轻人渴望得到认可,进而获得更多机会和支持。在街头表演中得到“打赏”、在大陆登上顶级舞台展现自我、从过去点火排练被举报到如今被称为专业表演者,他们倾力证明,火舞不是“危险而三流的东西”,而是一门美妙的艺术。
 
点击进入下一页
图为七月中旬,火舞团在台北立交桥下排练《十面埋伏》。 中新社记者 张宇 摄
  “其实我一直非常怕火。”郭彦甫说,每次表演都要克服恐惧,“如果说火焰是我的兄弟,那我恨它又爱它。因为稍有不慎,它就会伤害我,要很小心去对待,但也因为它,我才拥有今天的一切。”去年3月在北京演出时,他收获了爱情,一段跨越海峡的恋爱甜蜜地进行着。
 
  “我们的梦想是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剧场,能进行常态化的火舞剧演出。我要把火舞作为一生的志业。”蔡宏毅说,由于收入不稳定,有些成员迫于生活压力而离开。他希望自己的表演能触动观众,鼓舞人们坚持梦想、不懈追求。
 
  “当初我们觉得以火舞为职业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,但现在这个梦想正在实现。”郭彦甫说,正如舞团的名字,“即将成真”。(完)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zingsoc.com//html/33.html